不知从哪里来的暴雨终于降临了Winnipeg, 一簇闪电就让我惊醒。
安静,只有2秒钟。随之而来的是各种声音。
风,雨,劈在封闭公寓的玻璃顶上,呜咽在每一立方的空气中。
人们无语的走到阳台上,仰望从上方坠落的雨滴。
从来没有这么大的雨可以洞穿Summerland的屋顶的。
以前不会发生的事,也许现在正在发生。
 
离开家已经很多年了,一个狂风肆虐的雨夜,又想起魂萦梦系的地方。
打开电脑,放一首故乡的云。
 
我,曾经,豪情万丈; 归来,却,空空行囊。
那故乡的风,那故乡的云,何时为我,抚平创伤。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