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的时候年纪大点的同事叫我小何,我就觉得挺不乐意了,大学毕业都二十一二了还小啊。
可转眼自己就加入大龄未婚无业游民的行列。
身边要么就是80年代出生的小鬼,要么就是比我大的可以叫叔叔阿姨的同学们。
我的心情万分沮丧。于是觉得有必要回头看看自己,给一个中肯的评价。
 
我,Xiaonan He,是一个带有浓厚自由主义及无政府主义倾向的资产阶级小知识份子。有着自身无法超越的阶级局限性。象其它小知识份子一样容易为一点点小成绩而沾沾自喜并且容易为一点点小的挫折而消沉。懒散而安于现状,渴望不会发生什么变化的生活,追求单调的,在先进阶级的个体看来是乏味的感情内容,学识上无法向大知识份子们靠拢看齐并将其简单的归结为机遇不佳或天资有限。
 
那么我是如何走向这条反社会反人民的道路的呢?为什么一个长大红旗下本应又红又专的孩子会堕落到今天个地步呢?这是一个多么值得思考的问题啊。
 
我的成长过程,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整个中国社会信仰沦丧的过程。从大声朗读“我爱祖国天安门”开始,我就种下了背弃主流信仰的祸根。这得怪我姑姑,那时候她教大专,回家就拿我当学生备课,没办法,大学语文那点东西咱上小学前就玩腻了。这养成了我从小在学术上不尊重老师的恶习, 以及对老师教育内容的一知半解。 这样的一个小孩子,怎么能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呢。小学的思想品德教育,中学的政治课我都没好好听过,终于,在大学里我拿到了人生第一次不及格,形势与政策,五六百人里就二三个不及格的,这是怎样的一种耻辱啊!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好好去接受一下形势与政策的教育呢? 难道仅仅是因为这堂课的老师长得太过龌龊,我害怕一见到他就忍不往抽丫的吗?事实绝不仅仅是这样!真实的原因是我对思想品德教育打心眼里排斥!经常看到这样那样的主流杂志,法制报刊上出现“经过XX深刻的教育,XX同学(犯人,同志,XX, XX) 恍然大悟,痛改前非”之类的字眼,我怎么就没有过恍然大悟的经历呢? 哎,痛心,曾经有一件让我报憾终生的事,我在大学里交过一次入党申请书。 当时军训快要结束了,给我们当教官的兵痞子们把我们拉到教室里,抽出皮带狂敲桌子:谁他妈的不写就抽谁!在这样的淫威下,我连资产阶级的那部分气节都没保往。。。 。。。 转眼间时光飞逝,等我两眼一闭念起大学再两眼一睁走出校门的时候,我惊奇又惊喜的发现,大部分的同龄人,乃至整个社会的思想觉悟居然都不太高,这让我不至于显得过于突出的反动。可是做为一个很同情共产主义革命的青年,我的良知又让我觉得,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