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烧了,烧了两周。做为一个成年人,这都没烧死,实在是件值得庆幸的事。
老王说,发烧的时候脑子特快,有理。
在发烧一周之后,我想到的词是风寒什么的,不过我分不清什么伤寒风寒的,好象秦始皇就是这么翘的。
他老人家要是不死的那么早,再活个十年二十年的,估计刘邦也就一辈子当个亭长,韩信就得拱一辈子裤档。
那不是没汉朝了,我们也不会管自己叫汉人,汉族了,这可是个大问题,不过CHINA还是CHINA,这倒省事了。
日本人可就惨了,天皇的三神器一下少两样,汉朝的铁剑和铜镜都没了,说不定换成个秦朝的箭头什么的,也可能什么也没有。
既然少了两样,就犯不着用八神和草痔两个家族来保护了,那八神庵和草痔京就不会打的那么High,说不定还能玩个断背来个大游行什么的。
既然日本男人都玩GAY的多了,那侥幸生出来的女孩都可以移民中国以解决中原男多女少的人口问题了。
日本的女孩当老婆的口碑还是不错的,居说喂孩子的时候都不出人奶,出的都是蒙牛酸酸乳。
 
我顺手拿起身边瓶装的酸奶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天知道为什么突然病的这么重,我也没干什么啊。
就是那天晚上去Wiki看了看量子力学的东西,脑子里正想着量子力学为什么不能解释万有引力的问题,正有着个假设呢,全身就开始发热。
忍着痛再查查霍金他老人家的资料,哎呀妈啊,果然是天机不可泄露,就此打往不再多想。
这两周休了两天,不敢多休了,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给犹太地主干活的长工怎么也有中华民族长工的骨气,咱不欠你鸭什么。
胡主席去非洲了,侯大师死了,格林思潘放撅词中国股市要不行了,中国股市没给他面子,中国政府说要减执M国国债了,扯吧,谁敢买。
有专家要胡人放了科比引进易J连,估计这是个足球专家。黑矿事大了,中央震惊了,闹,别和我说他们本来不知道。
俺爹中国人,俺爹的爹是中国人,俺爹的爹的爹还是中国人,俺是中国人,以后的也都他妈的给我老实做中国人。
我十分的不明白,世界变化快,中国变化更他妈的快。
 
月底了,车保险要交了,房租要交了,手机费要交了。
我还处在发烧后遗症中。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