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自古就盛产稻米,北宋时传入中原,于江浙一带广泛种植。越南的米粉制品也很有特色,象深受海外亚裔群众喜欢越南米粉(越南汤粉,越南米线,越南面,叫法不一)与中土的米粉就很有差别。本文就依从广大流亡加拿大的北方平民,称之为越南面吧。

咱们的祖国实在是够地大物博的,把全部的面条说完估计我BLOG的空间也用的差不多了。咱们就单说些有特色的米份制品。其中最著名的要算是云南的过桥米线了,传说是某村姑给田里干活的丈夫送午饭而发明的。那也就是旧社会,新社会一准给她发一个三八红旗手,赶上改革开放后说不定还能成立个什么过桥饮食集团什么的。考虑到云南和越南离的这么近,谁抄袭谁的我也费不上较这个劲去考证,两者的样式和食用的过程倒还真是有些相似呢。不过勤劳善良的越南妇女也是会给老公送饭的,人家发明个把个米粉制品也是情理之中。相比之下,过桥米线的米粉要粗一些,口感也要好一些; 而越南面则强在汤料香气更浓,味道更鲜美。我在江南生活的那几年里,见过江西的粉面,因为更喜欢江西的炒米粉,所以倒是很少尝试那些汤粉类的。印象里似乎尝试过几次,但总觉得味道平平,除了换成的米份以外,汤是味道和北方常见的面条没有太大的差别。

意大利面条也得算是米份吧,温尼伯的朋友里有相当多的做 “死破海地”的高手,经常一做就是一大锅,吃不完,家里又没养宠物的,或者养了宠物,宠物不愿意吃或还吃不完的,就打几通电话喊来一大群同样的洋插队,一人捧着一个大盘子,装上扮着乱七八糟的肉末番茄酱,大家一起吃得天昏地暗。那场面,一准能让养一大群孩子的意大利妈妈看得痛哭流涕,哭完了还得忍不往赞叹:中国孩子就是好,就是不浪费粮食!

而这一切,都比不上在冰天雪地的温尼伯,吃上一碗热腾腾的越南面的感觉。零下三十度,四十度,乃至五十度的冬天,哥几个到了饭点,正饥肠辘辘地正琢磨着怎么觅食呢,呼呼从外面冲进一大老爷们,鼻涕冻成的冰柱都快拉到下巴了。只见他一咬牙,铛的一声敲掉了鼻涕柱,大吼一声:去吃越南面不?顿时从者云集。不多时就能凑出两车多人,也甭管超不超载了,这天警察都猫在车里开足的暖气喝咖啡呢,于是吱吱轧轧的开往DOWNTOWN地区一家深受大陆留学生喜爱的越南面馆,特大号的是七块九九,考虑到汉堡王,麦当劳,肯德基这些垃圾食品都得六块钱才能填饱肚子,吃碗越南面实在不能算是件奢侈的事。虽然有传言这家店主克扣打工的中国孩子的工资啊,汤里吐东西之类的传闻,不过人家的汤做的就是好吃,看着红眼的,你能吐出这么好吃的你也开家店慢慢吐去。

下了单,哥几个再坐在这胡侃一通,不多时面条就给你端上来了。热气腾腾的面条上堆着些半生的新鲜牛肉,依自己的喜好可以加入豆芽和一种越南香菜,选择加炒的油辣子或不加辣,挤些柠檬,加或不加鲜辣椒,再把豆芽和牛肉拌到面条下面烫熟,可以开始吃了。窗外是白雪皑皑,屋里是热火朝天的吃饭场面。当年在大兴安岭混的那些知青,估计冬天躲在屋子里烤狍子的时候也有同样的感觉吧。吃完了面条买了单,在门口边敲鼻涕边抽上两根烟,再以时速20公里在雪地上开回家,这就是算是结束了一次温尼伯冬季华人圈里一项重要的大型活动。

后来在多伦多也发现了不少越南面馆,也在冬天吃过,也看着窗外飞雪,想起从前的朋友们,恍惚间却觉得越南面也没有那么好吃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