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到了老夫这把年纪,实在是不应该花时间阅读象《梦里花落知多少》这样肤浅且有抄袭嫌疑的书。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载的NOKIA手机下UMD格式的文件,看起来很是舒服,于是断断续续走马观花的读完了而已。故事情节杂乱且幼稚,人物性格起伏不定。我之所以能坚持着看完,仅仅是因为书里的有些东西让我想起了石康的那本《晃晃悠悠》。

N年以前的一个典型的北京的夏天,老夫仅仅因为是吃饱了撑的而在王府井的图书城乱窜。说是乱窜都是抬举自己,之前二个月刚在一场无关紧要的篮球赛里被费了跟踺,又被庸医耽误了治疗,再加上十数年如一日的不会搭配衣服,看起来十有八九象是中关村平时卖毛片,抓的严了就进城偷点什么的主。老夫的老爸老是觉得自己是个文化人,没吃饱饭的年头就把老夫往新华书店领,搞得老夫吃饱了之后发现自己不知道酒吧,的厅的门朝哪开。这都是郁闷的后话,当时是因为什么流窜在北京来着,反正不是去上IT培训就是考T去了。发现那本书的时候老夫正瞅一姑娘呢,可咱不能太明显不是,于是顺手拿起一本书,装模作样的打开,有一搭没有搭的看着,可是书中的一句话打动了我:“你说大学是个什么地方都行,就是不能说它是个教人学好的地方。”顿时老夫就陶醉喽。这样的好书不看怎么行,姑娘?哈里波特他妈来了我都不理!一上次老夫看到这么精辟的论断那可是N多年前的小学数学课本里:“直线是直的。”等回过神来考虑到这第二生理需求也相当重要的时候方圆百米内的雌性动物就剩下看这片的阿姨了,还一个劲的拿那种混的不怎么样的北京人特有的眼神瞅我,意思是穷小子你拿这当图书馆了是吧。我当时就怒了,妈的不就本书吗,买你的还不成?不开票打折不?

可石康似乎只写过一本好看的书,其它的平庸到老夫都看不下去。《晃》中的很多情节老夫现在都淡忘了,只记得女主角叫阿莱。作者失去阿莱的时候用近两页的篇幅来做排比的抒情,如此冗长的抒情而不让人觉得恶心的,老夫看过的书中仅此一份。也许阿莱只是一个模糊的形象,可以套用在每个男人的成长经历中吧。有些时候,停下脚步想想时,才发现那些快乐和痛苦的日子的总和,竟已占据了走过的人生的全部。

二零零七年十月三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