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已经开始用衰退来形容当前的经济形势了。也难怪媒体悲观,动辄上万的裁员,过两位数的失业率,的确有点让人担心。
奥巴马的就职演说一如继往的激动人心,美国人依泪如此渴望成为世界的领袖,而且是again。

我倒是一点也不怀疑美国的综合国力。稳定的农业产出,健全的工业基础,强大的军事实力,该有的它都有了。科学技术上,基础学科全面扎实,应用学科自然健康发展,加上数目庞大的工程技术人员,这个国家依然够强大。
坏就坏在它高昂的金融运营成本上。资本追求利润本无可厚非,但过度的,缺乏监管的,从事非生产性投机的资本对世界经济造成的破坏已经有目共睹了。

所谓的资本周期性危机,己经从倒霉的政经学里的过剩危机转化成积累的金融空帐危机,本来并不存在的财富在经过数年的概念堆积之后陡然消失,人们在骂天骂娘之后再献身到下一轮的积累过程中。

很多行业本来可以在这次危机中独善其身,比如几大汽车巨头,非要杀进金融业,赔的一塌胡涂,还好意思向政府要钱。

自由开放的金融市场的本意是加速资本向生产部门的流动,金融市场的收益长期来说不可能超过同期生产创造的财富。如果超过,这份期望早晚有崩盘的一天。
如果每年金融界用种种手段诱使投资者将全部社会财富高估一万亿,一直拉高了五年,崩盘的时候失去的是五万亿再加上整个金融业五年的运营成本。看看华尔街高管的收入,就知道布什这几千个亿,奥巴马这几千个亿是拿来填什么窟窿的了。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低糜的经济还得存在相当的时间,制约造成这个大窟窿的因素,就美国的政治制度来说很难,而大量实际财富的生产创造又不是一两天的事,美国现在的做法明显是想让全世界买单,分担一下损失,谁敢不买呢。
虽然马丁路德金那个梦想有了继承者,可是要我说呢,那都是扯蛋。不管白人黑人,能让大家度过这一关,就是好人。

— Post From My iPhon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