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下属的涉外学历监管机构会在官方网站上给出一份被认可的境外大学列表。其它国家的大学华工不敢妄评,但加拿大的列表基本属实。这几天突然听说卡尔加里大学被除名了。这让华工很是胆战心惊。要知道在加拿大相对权威的麦克林杂志的排名上,卡尔加里大学2010年在有医学院的第一类综合性大学里排名第七,过去的十年里也是在七到十三间徘徊。而华工念过的加拿大大学,一个只排到了一类第十五,另一个是第二类第六。难道祖国真的崛起到连这样的学校都不屑一顾的程度?虽然作为曼尼托巴大学的毕业生华工从来没承认过卡尔加里大学比我们好,可也没自大到觉的母校比人家强多少。从道理上说,除名了卡大就得除名曼大,这让从不作弊老老实实腿都念断了一条的华工怎么不胆战心惊?

后来得知是因为达(核谐)赖在卡尔加里讲了座又被授予了荣誉法学学位。这几个月卡大毕业回国的学生都拿不到教育部的认证了。哎!造孽啊!何苦为难学生。达(核谐)赖不过是一个个人魅力有余,政治控制力不足的宗教领袖。五十年前他控制不了西藏人民的反抗情绪,只能带着几万人出走,半个世纪之后他也驾驭不了激进的藏独团体,一个垂垂老矣的宗教符号而已。竞能让伟光正的中央政府如此关注。再者请名人讲学再给个荣誉学位,是大学司空见惯的作法,请的是谁又不是学生定的,更不是占学生中少数的国际留学生中更少数的中国大陆留学生所能左右的。凭什么学生成了替罪羊?

再说,这罪,算得哪门子罪?一所综合性大学,理所当然的要学术上百花齐放,思想上百家争鸣。这话是我强调的,国外正经大学根本需要不强调这个,因为太自然了,太理所当然了。学生有权去选择接受各种观点,看的多了,听的多了,思维才会活跃,才会创造。人的思想和创新,需要人脑多方位的综合作用,对年轻人某一个方向人为的堵塞,可能造成思维上一大片的缺失。什么是罪?这才是罪,是犯罪呢!有时候华工硕大的脑袋里会想,是不是恰恰因为这些人为的堵塞,我们这个拥有辉煌历史的民族,阶段性的失去了创新的动力;是不是因为这些人为的堵塞,我们这个民族不能得到正常喧泄的智力反射成了太平盛世里多得异乎寻常的无信仰、无诚信、不合理和不公平呢;是不是因为这些堵塞,我们这个民族在号称开放了三十年之后,创新精神和成绩,远远达不到那个让我们痛恨鄙视的东瀛小国的同期水准呢;是不是因为这些堵塞,我们这个民族失去了居安思危的能力,看不到我们巨大的航船己经被腐蚀地个千疮百孔,己经到了减速修理的关头了呢?

佛眼透过无限位面的时间与空间,见一切物,却不见你我。教育部从惩前毙后治病救人的高层次出发,革了卡尔加里大学的命。老爷们看得见国家民族大义,却看不见毕业生的惶恐和在读生的忐忑。 — Post From My iPhon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