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在第一时间见识过上帝之手,是在多年以后回放的视频里见识了老马的那个手球和后来那个连过五人的世界波。有没有直播看过那场比赛应该可以成为中国两代球迷的分界线。再下一代的分界线,应该是金州不相信眼泪的1997.

我第一个有印象的世界杯是1994年美国的那界。原谅我,我已经记不清那界谁拿了冠军了。但我清楚的记得两件事,第一件,是一个哥伦比亚的球员,再进了一个无与伦比华丽的乌龙球之后,在酒吧里被人乱枪打死,我记得他的名字好象叫埃思克巴。这件事在当时被当成了美国的枪支泛滥和治安不好的典型来宣传。让年少的我觉得M国很是恐怖,而另一件事让又我觉得美国恐怖的先进,有一场比赛是在一个顶蓬可以完全合拢的场馆里举行的,那可是1994年啊,当时大连的体育场还只有主席台那一面才有顶蓬!

98年上了大学,有很多同学可以一起看球,当然,那时候还是用天线的。倒霉的学校寝室里不能用电视,照校长的话说,我们决定给同学们改善住宿条件,校领导面临着两个选择,装电扇,还是装电视,后来考虑到同学们要以学业为主,身体健康要紧,就给你们装电扇吧,听听!打校领导要是不犯法我早打了!同学一起在校外租的房子基本上还是70年代的条件,墙是有的,玻璃就不够全乎了,夏天蚊子又特多,哥几个经常是点一晚上蚊香还能被咬得全身发抖。要不说青春是无知且无敌的呢。记得特别清楚的是熬夜一晚上看完了荷兰的球之后,还能早上6点开始踢上两个小时的球,当然,谁都想模仿博格堪朴的那脚停球。。。最后的决赛好象是在北京上学的高中同学的寝室里看的,他们那看球条件比我们好,虽然热,可是没有蚊子。。。我很怀念那些一起看球的朋友,无论是在常州的还是在北京的,希望你们一切都好。

很喜欢那一界的法国,至今还保留一件法国的球衣。

2002年那界世界杯算是最有看头的,亚洲区预选赛有中国队的看了个全乎,目送着中国队终于在运气带实力带抽签的情况下冲出亚洲走向了世界,这八个字的口号就象四个现代化和最可爱的人一样,是小时候最常听到的。当得知中国分在和哥斯达黎加一组的时候,中国举国欢庆,仿佛我们终于有一个可以欺负的对手一样。后来有同学告诉我,他的哥斯达棃加室友打电话回家的时候,发现那里也在举国欢庆和中国分到一组。。。后来当中国被哥切了2:0之后,我去查了下M洲的预选赛记录,发现哥队是硬切了墨西哥进的世界杯。。。

世界杯开始的时候,我已经到了加拿大,在一个爱尔兰老太太的地下室里看的世界杯,当时一起看中国对巴西的有一个沈阳的哥们和一个从纽芬兰来短期学习的大叔。中国队坚持了大约有15分钟吧,然后卡络斯进球了,我非常非常的希望中国能反败为胜,可惜,那个巴西没有2010的巴西这么弱,中国队也有没2010的荷兰这么强。结果4:0,两场过后,中国已然出局,第三场土尔其人在老迈的哈堪苏克的带领下虐杀了中国队,此后八年,想为中国队在世界杯上加油,再无机会。

2006世界杯在温尼伯和很多朋友一起看的,除了巴西和法国,我没有特别喜欢的球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日本足球的进步,能够不愠不火的挑战巴西,还先进了球,让巴西人不得不全力出击。再就是法国,老迈的齐达内,他那些同样老迈的法国殖民地兄弟,大器晚成的里贝里,硬是气喘吁吁的进的决赛。齐达内以绚丽的一头结束了自己的世界杯生涯,一个时代就此终结。

2010的世界杯我有很多喜欢的球队和新面孔,英国,德国,美国,加纳,荷兰,阿根廷,西班牙,朝鲜,日本,韩国,乌拉圭。先是朝鲜派了个能哭能演的郭德纲的弟弟1:2对巴西让全世界震惊,然后有美国顽强的最后一分钟杀进16强,加纳和乌拉圭戏剧性的比赛,巴西阿根廷的暴冷出局,最令我觉得难过的,是发现日韩的足球竟然已经强到了这个程度。德国昨天失利,其实我是有些失望的,但德国这代年轻球员所表现出来的稳健让人不得不惊讶德意志人的早熟和强大。下界世界杯,去巴西看德国队,看看这批人25、6岁的时候会强大到什么程度。

有关世界杯,最大的愿望还是希望可以在2014的巴西世界杯,看到中国队。。。

Advertisements